新赣州房产网 >> 资讯中心 >> 八卦地产 >> 正文

学区房要凉凉?深圳6个区已实行“大学区”!

发布更新时间:2020/5/20 9:15:24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手机阅览本文

  导读:此前,深圳学区房价格暴涨引起热议。

  而对于就近入学带来学区房暴涨的情况,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局长田祖荫表示:“如果(教育)都均衡了,都优质了,自然就不择校了,那就是家门口有什么学校就上什么学校。”

  据了解,深圳市有6个行政区推行“大学区”。

  原来的学位供应从“一个萝卜一个坑”,变成“一个萝卜N个坑”。同一套学区房,可能分到名校,也可能分到普通学校。

  以大学区为基础的招生政策,是否会真的让深圳学位房“凉凉”?

  就近入学带来学区房暴涨?

  教育部回应了

  近期,就近入学带来学区房暴涨等问题引发社会热议,如何推进优质教育资源的均衡?

  5月19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局长田祖荫在发布会上表示,关于就近入学的问题,教育部的政策没有改变,始终会强力度地往下推进。

  “不同的群体、不同的需求这是正常的。”他表示,现在正在推的学校标准化建设、义务教育基本均衡以及优质均衡,背后的出发点和最后的目的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都均衡了,都优质了,自然就不择校了,那就是家门口有什么学校就上什么学校。”

  此前,深圳学区房成交火爆!

  二手老房每平19万

  5月上旬,一位深圳房地产中介人士说:

  “学区房最近都卖疯了,好一点的出一套马上成交一套,有的小户型对比去年甚至一平米涨了好几万。”

  4月底,在深圳本地“民心桥”电台节目中,就有家长听众向深圳市住建局局长张学凡提问称:

  “福田百花片区的学区房现在已经涨到15万、16万一平米了,远远超出了老百姓的承受范围,政府对这种情况有没有管制或应对措施?”

  百花片区称得上是深圳最著名的学区,名校云集,尽管片区很多都是楼龄超过20年房子,但某中介网站的信息显示,二手房挂牌均价普遍在10万以上,甚至有挂牌价达到18万、19万的。以其中一套挂牌价超过18万的房子为例,该网站的成交记录显示,去年3月底成交的同户型、同朝向房子,单价为14.1万。

  对于上述家长听众提出的问题,张学凡回应称,需要从两个方面去考虑,一是教育部门需要增加优质学位;二是住建部门对于恶意涨价行为需要进行管控。

  深圳人有多么热衷买学区房?

  在深圳,公办学校的总体质量相对更高,而在各区积分入学的政策中,想要进入名校,户籍和学区房几乎是必备的敲门砖。一位今年即将送孩子读小学的深圳家长向记者介绍,他最心仪的学校是龙华区外国语学校,这是一所九年一贯制学校,以前一类学生(拥有该区户籍和学区内商品房,在积分入学中位于优先级)都可能进不去。虽然他早早为孩子买好了学区房,去年也落了深户,但仍然不敢保证一定能进得去。

  另一位家住宝安区的家长则表示,为了让儿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她提前一年到福田区买好了学区房。

  根据深圳贝壳研究院的一项数据,今年2-3月,学区购房目的在所有购房行为中占比为18.8%,对比1月的12.5%大幅上升,并且超过了改善需求的占比。

  深圳合美居地产创始人赖沸新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基本带点学区的房子,一套涨个20万,很容易出手。

  赖沸新工作的主要区域靠近华为总部,买房的客户中不少是华为员工。

  赖沸新认为:每年深圳那么多新引进的年轻人才,很快面临着结婚、生小孩,就要考虑学区房的事情,这些大公司的员工,你完全能够想象他们对教育、对学区房有多么重视。何况,学区房既是解决子女教育问题的刚需,同时也可以当作是一种投资品。

  “完全是供不应求。好的学区房,大势平稳的时候,它都会涨一点,总体来看,这几年肯定是领涨其他所有类型的房子。”赖沸新说。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家长追逐学区房的背后,一个最大的原因在于优质学位的稀缺。尽管这是各地普遍存在的情况,但对于深圳而言,供需矛盾或许更为突出。

  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在一线城市中,深圳在校小学生人数仅低于广州,超出北京和上海,但小学数量却远低于北上广;深圳的普通中学在校生人数最少,普通中学数量同样大幅低于北上广。近几年,深圳多个区都曾发布学位缺口预警。

  2018年北上广深在校中小学生情况,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公报、统计年鉴及教育统计手册

  深圳6大行政区已实行“大学区”

  学位房要凉凉?

  事实上,深圳早在2015年就在南山、福田、罗湖和盐田小范围内试点“大学区制”,试点区域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入学,家长可自愿在学区内为孩子报读2到3所学校,按志愿次序和积分高低依次录取。

  当下,正是深圳学位申请季,各区已公布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政策。

  对于家长们而言,“大学区”、“共享学区”、“优享学区” 、“分享学区”,这些专有名词应该都特别熟悉。

  “大学区”,简而言之,就是教育局为了平衡教育资源和缓解与日俱增的学位短缺压力,实行的多校划片的学位申请办法,即:住房在大学区内,家长可以不受地段限制申请大学区内的任一一所或者多所学校。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大学区”,政策的基础是入学积分制度,而非电脑随机派位。

  以大学区为基础的招生政策

  是否会真的让深圳学位房“凉凉”?

  到底是电脑派位更公平

  还是积分制度更透明?

  深圳已有6个行政区推行“大学区”

  在以单校划片、积分制度为基础的招生政策外,深圳市有6个行政区推行大学区。

  这就意味着,一个小区对应多所学校,其房产不再直接挂钩某所学校的学位。

  因此,原来的学位供应从“一个萝卜一个坑”,变成“一个萝卜N个坑”。

  同一套学区房,可能分到名校,也可能分到普通学校。

  深圳市罗湖区布心小学。南都记者 黄铭涛 摄

  据南都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深圳大学区的范围并没有明显扩大,反而各区教育部门在辖区划出一定范围,推出“共享学区”、“优享学区” 、“分享学区”的招生政策,与大学区配套适用。

  这些看似颇为复杂的“名头”,其本质基本一致:

  划出2-4所公办学校,共同面向同一片区招生,而且通常把强弱校搭配进行招生。

  “大学区”和“共享学区”共存

  两者之间有何差异?

  虽然“大学区”与“共享学区”都是“多校划片”,其实两者有些许差异。

  大学区:

  范围更广,可选择的公办学校数量更多,少则3所,多则8所,按照志愿与积分由高到低派位。

  共享学区:

  将部分学位有余的学校和学位不足的学校“打包在一起”,设置为共享学区,在数量上,每个共享学区里的学校通常是2-4所。

  简而言之,就是居住在共享学区内的家长,除了可以选择地段内的学校,还可以选择地段外共享学区内的另外一所作为第一志愿。

  目前,福田、罗湖、南山、坪山等区“大学区”和“共享学区”共存。

  以福田区为例,福田从2017年开始,在福田南片区(福田小学、福南小学、南华实验学校小学部3所学校招生区域)试点共享学区招生制度;2020年,福田区实验教育集团梅香学校初中部与梅山中学试点共享学区;福田区实验教育集团梅香学校小学部与梅园小学、梅林小学试点分享学区招生制度。

  可以说,在全市各行政区内,目前只有福田区的“多校划片”形式最多,在部分地段试行大学区、共享学区和分享学区等三种招生制度。

  划优享学区、单享学区加分

  鼓励学生就近入学

  图片来源 / 南都

  深圳各区教育部门对于“大学区”的划分原则趋于一致,充分考虑各校的实际条件,在便利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下,按照学校办学水平相近和区域统筹的原则进行划定。

  部分区又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大学区政策基础上,增加了优享学区、单享学区的加分政策,鼓励学生就近入学。

  作为“配套存在”的“优享学区”,则是鼓励家长在共享学区的选择范围内,让孩子就近入学;

  “分享学区”仅针对的是特定区域、招生矛盾突出的学校,通过分享周边学位较宽裕的学校学位,确保符合就读条件的适龄孩子能享受到公平的教育。

  大学区、共享学区成为深圳“多校划片”的主要方式。

  业界人士:大学区有利有弊

  对于部分深圳家长来说,大学区的存在为孩子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读公办学校。

  小学生家长陈先生表示,家长不用再为学区划分而争抢,大学区划分前,有时学生家与学校一线之隔却要去离家最远的学校上学,划分大学区后,家长可以更自由地选择学校。

  南都记者 黄铭涛 摄


  “我觉得大学区的划分有利有弊。”

  一位实行大学区招生的深圳公办小学校长告诉记者,例如,一个学生申请入学的积分为75分,在单一的学区里,该学生家长能按往年经验大致判断孩子能否上这所学校。

  但是,大学区的报名是动态的,去年报名大学区A校的人多,必定水涨船高,积分要求就会高;如果今年报名A校的人减少了,A校录取的分数肯定相应会降低一些。“因为动态,所以就增加了不确定因素。”因此,大学区的划分也可能给大学区内学校带来不必要的比较和竞争压力。

  到底是电脑派位更公平,

  还是积分制度更透明?

  有教育界人士分析,“多校划片”政策的核心,在于招生方式的改变,即对热点学校“随机派位”。比如北京,实行“多校划片”的初中学校,采取学生填报志愿和随机派位相结合的方式招生。

  都是多校划片,深圳的大学区招生政策与北京电脑随机派位不同,深圳采取的是入学积分制度,按志愿次序和积分高低,依次录取。积分是刚性和明确的,必然要将户籍、房产纳入其中。

  到底是电脑派位更公平,还是积分制度更透明?

  坊间对此争议激烈。

  家长赵女士:

  担心摇号不一定公平

  家长赵女士5年前购入福田群星广场一套小户型,就是看中了房产附带的百花小学和深圳实验学校初中部的学位。这两所学校目前依然实施单校划片招生,作为独自带娃在深圳打拼的单身母亲,赵女士很感激这座城市带给她的财富与底气。

  在她看来,摇号难以避免有人为操作空间,摇号绝不等于公平、合理。赵女士的看法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深圳网友对于公证抽签或电脑派位的担忧:这两种方式都不如买房积分那样简单透明,如果出现暗箱操作、利益输送,那就违背了教育公平的初衷。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南方中心主任臧敦建:能给学区房“降温”,但治标不治本

  当坊间纷纷高喊“北京多校划片、电脑摇号,学位房要凉凉”,深圳房产、教育界人士却有人持另一种观点:深圳的“大学区”能给学区房“降温”,但治标不治本。深圳教育亟待解决的根本性问题,推行多校划片还不是主要任务,深圳教育当下 “患寡”,而非“患不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南方中心主任臧敦建认为, 推行“大学区制”,确实能给学区房“降温”,但是它只是换了一种分配学位的方式,对原本教育资源紧张的问题仍然没有起到最根本的作用,还是难以达到“治本”的目的。

  深圳南山区教育局副局长杨珺:大学区具有生命力,或可借鉴经验实行电脑派位

  考虑到未来大学区内的学校可能存在办学水平分化问题,南山区教育局副局长杨珺认为,今后深圳的大学区内学校学位派发的方式,借鉴其他地区做法实行电脑派位,也是不错的选择。

  杨珺同时提到,大学区的划定,如果能促进大学区内学校良性发展,南山区也会根据实际情况考虑推进,不过暂时没有具体的推进时间表。

提示声明:1、文内所含的所有设计效果图仅供参考,规划/外形/数据最终以实际或政府批文为准;2、本站部分资讯内容可能转载自互联网或其他媒体,转载的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或观点,同时本站亦不对其内容的来源作进一步追溯。本站对转载资讯的作者及媒体表示感谢,如转载的资讯内容侵犯了来源媒体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推荐